文化建设
黑嘴鸥艺术
黑嘴鸥历史
黑嘴鸥传说
黑嘴鸥文学

黑嘴鸥的今与昔

发布时间:2018-12-28

   我对黑嘴鸥的关注首先是从我父亲给我讲故事开始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末期,大洼区西部离海近,一到春天海水涨潮时,地上一片海水,被太阳晒后,就结一层白色的水晶体,叫它小盐。这里的人就往家里收,用它作调料,腌咸菜。有人弄多了,还外卖,换点零花钱。当地的财主、当官的就把这盐碱地圈起来,建盐铺作起了盐买卖。

   盐铺无论大小,盐主都在自己盐铺内盖起一个土平房,各盐铺主都给盐铺起个好名称,父亲说的这个盐铺的叫“广盛滩”。周边各个盐铺都有一个好听发财的名称。一开春盐主开始雇伙计,小盐铺雇几个人,大盐铺雇十几个人。盐铺主派一个人来,叫管事的,相当于现在的经理,掌管全面事务。伙计里有一个打头的,带大伙干活,当时我二伯父在这家盐铺做饭。每天由打头的带着大伙在盐场挖大深汪子,等海水涨潮时,把海水放进汪子里存起来,把盐池做好后,再把汪子里的海水放进池子里,经大阳晒后,就结成白色晶体就是盐。管事的每天把活一派,打头的领伙计们去干活,管事的就没事了。他一天就想吃肉,喝酒,那个年代哪有啊?春天正是候鸟迁徙季节,鸟儿落下来觅食,他发现盐池子也有鸟,就想这些鸟肉一定很好吃。就用铁夹子销上食,放在盐池边上,有时一天他能打到几只鸟。他把打死的鸟拿回来叫我二伯父给他做下酒菜。过一段时间,鸟就往北方飞走了。大管事的打不到鸟啦!他后来看见还有天天围着伙计们头顶上又飞又叫,头是黑色的,背是灰色的,肚是白色的,尾巴带叉、黑白相间的鸟,他问伙计们:“这是什么鸟?”大家说:“这鸟叫黑头子。咱盐场一有人干活,它就飞来。这鸟可神啦!要有阴天、下雨、飘大风,它就来用叫、往那方向飞的方式告诉你天气是的。若是黑头子早上往南钻,今天不是刮大风,就是阴天;若是早上黑头子往西南飞,今天下雨等不到天黑。它是我们的好朋友。”大家都用各种办法保护它。大管事的根本就不信。

   一些迁徙路过的鸟都走了,只有这黑头子不走,成天还在这飞来飞去,见人们就叫,不落地。由于大管事的成天用鸟肉来下饭,喝小酒。伙计们给他起个外号,叫他“大馋痨”。这“大馋痨”对管理盐铺有点经验,他看夏天海潮旺,就叫打头的领着伙计们开始深挖汪子,多存海水好晒盐。把汪子挖到一丈来深时,就飞来一群黑头子在汪子上空飞叫,有时落地上,它们互相头顶头,双腿下蹬,又叫不走。大伙在一起合计,把谜揭开了:这汪子不能再挖啦。“大馋痨”看到大伙停下来了就问,为什么不往深了!伙计们就告诉他:黑头子说的是地下有黑水道。“大馋痨”听后把伙计一顿臭骂。我叫你们信黑头子,我要把这烦人的大老黑全打死吃肉。“大馋痨”就用马尾上的马义做成套子,用小苇棍顶起来,两面放上黑头子爱吃的小鱼小虾,黑头子看到小鱼小虾,就从半天空往下一冲去叨食,就被套上了。以后黑头子看明白了,就不上套了。后来大馋痨又想起用吊鱼钩销上食,吊黑头子,由于大馋痨招法变了,真有一只黑头子叫他吊上了。“大馋痨”乐呵呵的把吊的黑头子连勾一起拿回盐铺,叫我二伯父给他做下酒菜。我二伯父说:“这黑头子是对人有好处,天气一有变化,它就来报信,不能把它捏死吃肉。”“大馋痨”不听劝,就亲自把黑头子捏死,就在他从黑头子嘴里往外摘鱼钩时,鱼钩把他的一个手指头钩上了,当时他疼的转了几圈,直叫唤。这时我二伯父帮他把鱼钩摘出来,出了不少血。二伯父把被钩的手指头用盐水洗过,又用酒擦了,找块白布包上。没过几天,大馋痨的手指就红肿,流脓,连手都肿了。他疼的成天不吃、不喝、不睡觉。他对大家说:“我一闭上眼睛,就有一帮黑头子在我的头顶上乱叫,让我还它孩子,叫我还它们爹娘,你把它们吃了,叫你也活不成,这个盐场也得完蛋!”没过几天,大馋痨疼的受不了,就回家了。没过多长时间,人们就听说大馋痨呜呼哀哉了。



       伙夫帮他把被钩的手指头用盐水洗过,又用他喝的酒擦了,找块白布包上。没过几天,大馋痨手指就红肿,流脓了,连手都肿了,从被钩伤的手指头往外流脓。


   有一天,伙计们发现广盛滩总有成群黑头子围着盐场飞转,叫声很难听。伙计们就说:“这黑头子天天来叫,这盐场也要出事,要败家啦。”没过几天,盐场深汪子里的海水放进晒盐池内,海水就变成黑色,盐池水被太阳一晒,也不结晶,不成盐,池子里的黑水往埝埂上挂黑块。有人说:这是黑头子从外地叨来的黑泥放在水里,叫这家盐场晒不成盐。打头的把本家找来,叫他看,发现晒盐池子里的水都变成黑泥,根本就晒不出来盐。没有多长时间,这个大名鼎鼎的盐铺就败家啦。大家说这个广盛盐铺变成了“光剩滩”了。

   我从童年走进少年,能干点活了。每到秋季,我跟着村民带着工具,到盐场扫小盐,用来食用。入冬后大家就到“光剩滩”拾柴火,担回来过冬生火取暖和做饭用火。每到春天和夏天,大家就在这片芳荒草地上放牲口。这时黑头子就飞来啦 ,一看到人和牲口就低空飞叫。天下小雨时,黑嘴鸥就围着牲口前后转,它们找被冲起来的小蚊虫吃。我走进那里也就走近了黑头子了,也感受到了它为人类预报天气的功能。
   有人说黑头子通晓天文地理,又有人说那是迷信。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科学知识的增加,对过去的一些现象有了科学的解释了。
   在那个年代,人们根本不知道地下有石油。黑嘴鸥告知的水道其实就是浅层的石油矿藏。这再次证明,黑嘴鸥真的知道天文、地理。
   上世纪70年代,国家在盘锦地区建辽河油田就是开采、利用这石油资源。到了90年代初,我不断通过媒体获得黑头子信息。
   1991年,中外鸟类专家来盘锦考察,见到了越来越多的黑头子,世界自然基金会专家梅伟义说,1871年法国传教士司温侯在我国厦门发现第一枚标本并给它命名为黑嘴鸥,就是我们常说的黑头子。由于它对环境敏感,所以又叫指示型生物。梅伟义说盘锦市的黑嘴鸥多说明这里生态环境好,减少了说明生态环境退化了。当黑嘴鸥离开盘锦时,说明这里不适应人类居住了。现在我也认识到了有些动物非常敏感。以犬为例,警犬可以帮助警察搜捕罪犯;发生地震时,搜救犬可以帮助人类发现废墟里的遇难者;导盲犬可以为盲人引路。还有一门学科叫物候学,即人们通过观察动植物的变化,可以感知季节、气候变化,因而更好地生产、生活。农民当春天听到杜鹃鸣叫时,表明可以播种稻谷了。当看到槐树含苞待放时就可以种花生了。
   现在科学进步了,我们掌握的知识也多了。过去所说的盐铺的油道,就是地下石油的矿脉,我们盘锦地下有石油资源,遇到油层浅的地方,是可以挖出石油的。


  当年在盐铺,“大馋痨”可以任意伤害黑嘴鸥,而伙计们保护黑嘴鸥无能为力。现在国家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建立了自然保护区,还有公众参与保护,盘锦涌现出许多保护黑嘴鸥的人物。黑嘴鸥得到有效保护,数量也增加了,2006年,盘锦被授予“中国黑嘴鸥之乡”称号。2018年,辽宁省第十三届运动会将黑嘴鸥 定为吉祥物——“鸥宝儿”。

  黑嘴鸥,今非昔比呀!         

                                                                                  (文/李万吉  图/殷东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