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与活动
栖息地保护
湿地与鸟类的保护
保护海洋与河流
环境教育
生态修复

黑天鹅“流浪”记

发布时间:2019-05-08
   “您好,刘会长,我的一位朋友在六零河救下了两只黑天鹅,您看我们应该怎样安置它们?”5月6日一早,黑嘴鸥保护协会会长刘德天接到了双台子区消防大队大队长关飞龙的电话。说是有两只黑天鹅,到底是什么鸟?刘德天让关飞龙传来照片,当他见到照片确认后立即决定前往。


   上午10点多,刘德天与关飞龙见到了救助者之一、红木家具厂老板崔洪涛。由崔洪涛作向导,他们来到和崔洪涛一起救助黑天鹅的朋友赵启发的住宅小区。当赵启发打开车门时,刘德天发现里面不仅有两只黑天鹅,还有剁碎的白菜,“我怕它们折腾饿了,就喂点吃的。”赵启发说。

   装上这对黑天鹅,刘德天与关飞龙又随崔洪涛来到六零河杨家排灌站,刘德天察看了黑天鹅获救的地方。崔洪涛指着拦网说,就在这里。
   那天他和朋友赵启发在这附近散步,忽然听到了一声声的鹅叫声,走近闸门泄洪处看到,是一只黑天鹅头被卡在了闸门泄洪的拦网里,缩不回来了,另外一只就守在旁边不停地叫,像是在求救。两人先用手轻轻地抚摸黑天鹅,让它们别怕,然后一手抱着脖子,一手轻轻地把黑天鹅的头推出拦网,“我们特别小心,就怕弄伤它们。”崔洪涛说。救出黑天鹅后,他们不知道该送到哪里安置,又不认识相关部门的人。忽然,崔洪涛想到了他消防队的朋友关飞龙,这才辗转通过关飞龙联系上了刘德天。
   这对黑天鹅应该如何处置呢?刘德天在确认是黑天鹅的当时,就想到金球1948生态农场,那里是黑嘴鸥保护协会环境教育基地,那里曾喂养着一只“天鹅鸭”,在“天鹅鸭”身上承载着人类救助鸟儿的故事,而这对黑天鹅也承载着同样的意义,他们也是很有说服力的“教材”。把它们饲养在具有环境教育功能的农场最为合适。于是,刘德天便电话联系了生态农场的经理助理刘兴涛。
   无巧不成书。当刘兴涛接到电话后,真是喜出望外,“刘会长,您说的这两只黑天鹅估计是我们前几天丢失的……”原来,五一期间,总部生态城举办了一次大型户外活动,在活动中,这两只黑天鹅是参加展览的。在此之前,黑天鹅被存放在附近的森林幼儿园饲养区里,供孩子们观赏。就在四天前,管理员发现,两只黑天鹅不见了,它们是从围网的缝隙里钻出去飞走的。生态农场的工作人员们急坏了,不仅查找了监控录像,还找了当地的派出所帮忙,可是找了四天都毫无结果。“我们本以为彻底丢失了,却接到了刘会长的电话,真是喜从天降啊!”刘兴涛说。
   11点多钟,刘德天和关飞龙、崔洪涛带着两只黑天鹅与刘兴涛汇合。刘兴涛对两位救助者表示感谢。刘兴涛、关飞龙、崔洪涛三人与黑天鹅合影。

   随后,两只黑天鹅被装上了车,运往金球1948生态农场。返回的途中刘德天才得知,在崔洪涛和赵启发救下黑天鹅之后,曾有人向他们出价一万元要买下这两只黑天鹅,两人坚决没同意,他们说:我们一来想放生;二来想把黑天鹅交给可靠的部门,让它们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图:刘德天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