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风采
分会组织
团队建设与管理
绿色精英
会员风采

优秀会员:韩学敏

发布时间:2013-05-30 来源 | 本站

韩学敏:为了南小河的笑脸  

                                  佟伟

      玫瑰红的碱蓬、翠绿的芦苇、蔚蓝的大海、桔黄的采油机、白色的鸥群,这是位于盘锦西南部的辽河油田浅海石油开发公司笔架岭作业区的一幅亮美生态景观,彰显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一面。这不但与浅海公司多年来的生态建设有关,而且也凝聚着石油工人太多太多的心血。这其中就有个叫韩学敏的保卫干事,八年如一日,保护野生动物,特别是黑嘴鸥,成为环保志愿者和同事中的美谈。  

     韩学敏的老家在北票,年少时和乡里的顽童一样经常捕鸟,大的烤着吃,小的或漂亮的放在笼中养起来。少不经事的他,认为这就是大自然对他们的赠与。可长大后,他通过读书看报才知道,人和野生动物是存在生物链的。因为捕捉和饲养野生动物只会破坏它们的生活环境。一种动物的灭绝,就可能带来它的 “天敌”的生存危机和它的 “猎物”的繁殖泛滥。人类如果不停止对野生动物的捕杀和对其生存环境的摧毁的话,最终必将危及到人类自身的生存,自毁于一个荒漠了的地球。

     所以,韩学敏开始关护起野生动物。特别是到笔架岭作业区工作后,他的热情更高,因为这里沿海,珍稀野生动物多。2002年3月的一天,他在海滩发现世界濒危物种——一只奄奄一息的辽东湾斑海豹搁浅,就马上和同事们救助起来,待其体力恢复后,又放回海中。 

     2003年8月份,韩学敏在外出巡逻时。又在一处石油管线的缝隙里,发现一只翅膀受伤的鸥鸟。它长着墨色的头,洁白的眼圈,橘红色的蹼,玉羽银翎,大约三十多公分长,很漂亮。韩学敏先前看过一些,但又叫不上名字。所以就请教公司的宣传干事黄振华,黄告诉他这可能是黑嘴鸥,他们还立即联系在石油工人中有影响的民间环保活动家——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会长刘德天。

     刘德天驱车百余公里赶来后,惊喜地告诉他们,这就是黑嘴鸥。而且是濒危物种,当时世界上仅有2000只,已被列入国际《濒危物种动物红皮书》。然后他们就把这只鸟送到盘锦鼎翔生态景区鸟医院进行治疗。 

     从此,韩学敏的护鸥行动就一收而不可收。因为盘锦的黑嘴鸥原在辽河入海口东岸繁殖、生活,后来由于那里生态环境恶化,大批黑嘴鸥又迁到辽河西岸的南小河,也就是韩学敏的工作单位附近。他由此成了黑嘴鸥的义务保护员,每早都要带着望远镜到南小河转一圈,唯恐它们有个三长两短。

     捡到的受伤黑嘴鸥。伤势重一点的,韩学敏会在第一时间转交到黑嘴鸥保护协会救治。轻一点的,韩学敏把它留在宿舍,用纸壳箱给它搭一个“仿生窝”,然后还会亲手从野外挖来沙蚕,捕来小鱼小虾给它吃。有的受了骨伤的黑嘴鸥不爱进食,他又绞尽脑汁,把黄瓜籽放进小鱼肚里,想法喂给它。伤好后,他就抱到南小河附近放飞。当发现黑嘴鸥尸体时,他还会为其掩埋,并且把黑嘴鸥的环志摘下来为黑嘴鸥保护协会留作资料。

     可实际上,护鸥行动并没人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比如经常有附近居民到南小河捡鸟蛋蒸蛋羹,包括黑嘴鸥蛋。韩学敏发现时就上前阻止,并告诉他们黑嘴鸥是濒危动物,是受法律保护的,伤害它们是违法的,甚至会做牢。可有些人恼羞成怒,蛋虽不要了,却对他拳脚相加。

     2007年的一天,又有六七位外地来此收鱼的老客,闲余时也来此捡蛋尝鲜。韩学敏看到后立即上前阻挡,并说明道理。“飞脚、垫炮、嘴巴子、脖搂子、耳雷子、眼罩”,可那伙人见他人单力薄,马上围攻他。直到他们打累了,韩学敏才得以逃脱,并找来几位单位同事继续阻拦他们。那伙人没办法,只好悻悻地离去了,可韩学敏他们却保住了一草帽包括黑嘴鸥蛋在内的数十只鸟蛋,他带着满身伤痛含着泪笑了。

     这些年来,韩学敏共救八九只黑嘴鸥,还有二只斑海豹和四只江豚,还包括灰鹤、芦鹤、天鹅、海鸥等鸟类。他虽然有过很多苦与累,可周围环境的改善却是他最大的欣慰,如不少周边居民都知道有个舍命护鸥的“韩老倔”,已没有人再好意思来捡蛋了。他的一些同事也受他的影响,自愿加入到义务护鸟的队伍中来。

     现在,每年春季到秋季,当韩学敏来到南小河时,常常会有一群黑嘴鸥在他的头顶盘旋,并发出“嘎、嘎”的悦耳叫声,似乎在欢迎他。他也知道,这里的一些黑嘴鸥认识他,因为只要和谐相处,人有时和动物的心灵也能相通,所以他今生今世都要守护好这里。